周行涛_好大夫在线
4届年度好大夫

微信扫码关注医生

有问题随时问

综合推荐热度 4.7

在线服务满意度 92%

在线问诊量 28586

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

周行涛

主任医师 教授
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

话题:[转]伽内什的老花眼“秘笈”:京都APACRS记

医生头像

周行涛大夫

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

视光学科

发表于:2019-10-13

1楼

举报  

转载自:https://www.haodf.com/lj/tuwen_zhouxingtao_8052701031_DE4rmuy0C9LuxN-OpkVYvkCIo00-eiU8S29T3TEcBX9gZUfprocx-.htm

京都恍如西安老城区一隅,寂静得太阳迟迟没有升上来,和缓的晓风穿过二条城这座古代幕府将军的行辕,越过幽静的竹径岚山,在金阁寺镜湖上漾不起一点点涟漪。京都又好像是一位沉静的老人,千年古都的庭院固然唯美,却哪里都看不到西安新区那样的勃勃生机。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学科周行涛

 

人总是会不断变老,日本是世界上最早进入老龄社会的国家之一,中国以上海的老龄化程度最高,亚太地区的任何一个城市,都也在不知不觉中“变老”。都说人老脚先衰,其实,以眼科医生来看,人在开始变老的时候哪里都在变老,眼睛则首当其冲,譬如老花眼在步步逼近。四十岁以上“正当年”的人不自觉地把手机书报拿远、调亮灯光才能看清、看近总有那么一点吃力、模糊……别奇怪,是老花眼来了。

 

人也总想永葆青春,即使做不到也尽一切努力,那是人类恒久不变的梦想。那么,人老眼先老,老花眼可以不戴眼镜吗?可以激光矫治吗?有一些人戴镜其实也可以,有一些老花眼适合激光矫治,有一些则需要选择晶体置换。亚太白内障屈光手术医生协会APACRS第32届年会上,在Zeiss新技术单元,印度鲁巴儿·夏(Rupal Shal)教授、伽内什(Sri Ganesh)教授与我同台演讲,主题除了全飞,就是MEL90的老花激光矫治技术。

十年前我去印度向鲁巴儿学习全飞,得到她无私指导。八年前我在ESCRS上第一次见到年轻帅气、风度翩翩的伽内什,他走上讲台讲授全飞术中技术。他对我说,他也向鲁巴儿学习过全飞,之后去伦敦Reinstain那里,看到Reinstain在研究老视激光切削模块,老花眼激光是屈光手术发展的方向之一,毕竟这个社会将“越来越老”。我告诉他,2005年Reinstain曾推荐我一个老花软件“shotfile”,在非主眼应用“中央看远、周边看近”模式,让患者的焦深增加,从而改善老花症状,只是,远用视力会稍受影响。

 

我当年手术患者中,有几位印象深刻。一个电视嘉宾主持人,五十出头,她对我说,她在节目中负责心理分析,看起来妙语如珠,在于做足功课。她备很多资料卡片,在镜头没有对着的时候,她就赶紧拿起来预习,但越来越感到眼花吃力。不戴眼镜担心读错,也担心镜头扫过来的时候,她的读姿出卖她的老花,若戴老花眼镜,现场观众会留意到她拿起又放下眼镜,但她真心不想让观众觉得她老了。她十分用功,手术当晚问我是否可做香薰,是否可以写字,次日一早赶写完文稿才来复查,她和我对效果都很高兴。

 

也有一位六十岁出头的荷兰老人,在浦东做农业工程师,他不服老,也做了老花激光矫正。他的非主导眼留了约125度的近视,看远可达到0.8,看近也清晰舒适,这项老花手术原理在于焦深改善,姚佩君博士帮他测试术前术后的焦深,与预期目标一致。他对效果较为满意,褚老师当年有个视频想请他出镜,他很积极,立马就来。

 

虽然“不服老”的人群有视觉年轻化的需求,但真正想激光手术的并不是那么多,对手术患者,我总是顺其自然。这些年,老花优化表层切削有一些,飞秒LASIK也有一些,都很不错。Reinstain把老花软件升级版Presbeyond推广于临床,我也应用在一些老花患者。伽内什勤奋而活跃,近年我俩交流也多了,包括一起参与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(远视SMILE)。在ASCRS与ESCRS上大多数都可见到鲁巴儿和伽内什,也都来沪交流过,每次格外亲切,但我这些年没再去印度。


亚太地区发展如此迅速,从全球视野看,亚太地理上占四分之一,人口占二分之一,市场占三分之二,亚太APACRS已深耕多年,“成为亚太白内障与屈光手术交流的轮毂”。当然,若从国内“人山人海”的角度看APACRS,会议规模较小,今届共有604篇稿件,其中110篇来自中国;若从学术性和新颖性角度,相比美国的ESCRS与欧洲ESCRS,APACRS特色还有待发掘,特别是今年巴黎欧洲ESCRS刚刚开完,京都亚太会的学术创新性不那么容易。

 

本届大会金质奖章获得者是清水公也(KiMiya Shimizu),是非常有个性有创造力的医生,他革新近视眼内镜ICL设计,EVO-ICL即中孔型V4C使得手术更安全,他的工作造福患者,获奖实至名归。清水十年前曾给我的学术专著《飞秒激光、LASEK/epi-LASIK及ICL手术》写序,也曾来微笑论坛讲课,我要学习他的创新思维。他已退休,也老了一些,但心态看起来年轻,明年1月微笑论坛,也许该再次请他。

 

这是一个值得称赞的有远见的学术大会,也惊讶开幕式中竟然有抽奖环节(一部苹果),之后我体会到大会组织者的努力。沉浸在会中,细节值得称道,去交幻灯时,会务人员把上传好的幻灯片一张一张核对两遍,格式上的小变异一个空格一个空格修订,再次复核之后,坚持再一起看,第五遍放映。次日,我被要求与同传人员再过一下幻灯,我注意到译员在打印的PPT文稿上做了很多注,我完整演讲一遍,译员在稿上又加了许多日文和英文备注。我看她太敬业了,对她说,不要担心,会尽量在正式演讲时一模一样地讲。

 

这让我想到伽内什,今年1月的微笑论坛,我请伽内什来演讲,他讲激光老花矫正,他的幻灯迟迟不能发来,美燕他们特别担心出翻译纰漏。还好伽内什是提前一天到沪,后来的一切都有条不紊。我还特别请他在全飞高级班上授课,他会后说,他没有想到中国年轻医生那么好学。

 

他当时这样说,也许意味着他已默认自己“老”。在京都,伽内什穿着暗红色西服出现在APACRS全飞圆桌讨论会的楼道,他挺直潇洒的身影几乎没变,但他的头发和胡子都白了许多,“瞬间”显老。他张开双臂拥抱了我一下,他笑着说,他比我早到。我知道会程表上二天后我俩在同一节,知道他主讲MEL90激光矫治老花,我笑说,不是所有的早到都是好事,比如老花眼,当然伽内什你的经验,总是很棒。


APACRS自然烙上京都印迹,主海报是一片红染的城廓,晨曦映照着清水寺高高的尖顶。日本眼科可与欧美相齐,在眼基础研究、眼用设备研发、眼药物研制等领域一直领先于亚太地区。与大张旗鼓的国内各类会议不同,这是在“安安静静”的日本,这个会议的酒店门口看不见超大海报和横幅,甚至大堂也看不见大幅招贴。在这个静谧的秋天,不是“和风丽日满东园”的春天,确实是时候可谈谈老花。

 

鲁巴儿在亚太最先做全飞,与Sekundo联合发表了国际上第一篇全飞SMILE论文,她报告全飞远期效果,特别可信。我讲MEL90表层切削LASEK,以及Presbeyond矫治老花,我加了一段40秒视频:一位52岁的老花眼患者在术后第一天自由看清手机,远、中及近距离的视力都好。伽内什在演讲中阐述激光矫正老视的原理、适应证选择、术前评估与准备,及Presbeyond临床效果。伽内什做了二百多位患者,取得良好成效,最后放映一段他自己作为患者接受老视手术的视频,在伦敦由Reinstain主刀。

 

本届年会主题词是“优雅与创新”elegance and innovation),大会主席宫岛博子(Hiroko Bissen Miyajima)在致辞中强调她任期使命(mission)是将亚太医生沟通好,超越国界与地区,增长知识、培育友情,她做到了。台上的鲁巴儿也做到了,她优雅慈和,促进创新的全飞在亚太乃至全球稳健向前。伽内什的视频中,老花手术一结束,伽内什就从术床起来,看着Reinstain拿出的眼药水瓶,清晰地读出那一行小小的数字,随即他俩都露出快乐的笑容。认识Reinstain十六年,认识鲁巴儿和清水十年,认识伽内什八年,这么快,就这么快老了。